致力于人人共享的可持续城市和人居环境
GFHS
联合国经社理事会特别咨商地位
首页>>正文
马修•乌尔蒂诺:鼓励私营部门投资支持建设可持续城市
来源: | 作者:gfhsforum | 发布时间: 2019-01-14 | 197 次浏览 | 分享到:
联合国环境署金融倡议部资产工作组协调员马修乌尔蒂

作为全球消费与生产的节点,城市是温室气体排放 (GHG) 的主要直接或间接驱动因素,对于实现诸如《新城市议程》、可持续发展目标 (SDGs) 和《巴黎气候协定》等全球目标至关重要。同时,世界各地的城市,特别是亚洲和非洲这样城市化发展最快的国家,都面临着持续的基础设施投资缺口,需要不断的投资来改善城市在交通,健康、教育和福利,废弃物和卫生,水和能源供应以及住房等方面的宜居性、功能性和平等性。一项对2015-2025年全球基础设施投资需求的研究表明,每年的投资需求在4万亿美元到9万亿美元之间,10年期间总投资需求将近80万亿美元。其他评估表明,发展中国家基础设施融资需求的缺口在每年1.2万亿美元至2.3万亿美元之间,相当于发展中国家GDP3%至5%左右。

人们普遍认为,公共财政是必要的,但仅靠公共财政不足以满足这种投资需求。私营部门将成为基础设施投资的必要和重要贡献者。更重要的是,根据《巴黎气候协定》,减少碳排放迫在眉睫,因此需要对城市的土地利用、生活方式和消费、交通和能源系统的结构以及相应的投资方式进行根本性的改变。同时,也需要关注气候变化所带来的不可避免的影响。国家和地方政府需要优先投资并为非国家行动者创造有利条件,以引导资金来填补基础设施缺口,并以建设低碳、有复原力和公平的城市的方式。

下图总结了建设低碳和有复原力的城市基础设施融资方面的投资壁垒以及国家(主要的)和地方政府的作用。这些融资的特征是,为城市基础设施的直接或间接投资筹集资金;通过政策和法规指导融资;以及通过从多个公共和私人来源获得的资本工具混合融资。它提供了众多融资机制案例,可用于弥补政府提高、指导和综合行动导致的基础设施融资缺口。它表明,有一些领域至关重要,其中许多领域在城市增长和基础设施投资需求最高的地区滞后。这包括政府提高和控制自有资源收入的能力,如税收(包括土地税)和使用费;以及机构能力,包括概念化投资方案,为基础设施融资或吸引投资者。这两者都是影响国家或地方政府信用评级和信誉的因素。更重要的是,通过制定长期战略、政策和法规,消除相互冲突或适得其反的政策和治理特征(如化石燃料补贴),政府向市场参与者发出投资需求、优先事项和承诺可持续增长的信号。

来源: 城市转型联盟


在波兰卡托维兹举行的COP24 会议上, 400多名操控着总额超过32万亿美元资本的投资者发表声明称,他们“强烈敦促所有政府必须采取最紧迫的行动,实现《巴黎气候协定》的目标。”,以表明投资者对低碳和弹性投资的需求,以及期望政府对市场环境做出相应的改善。除了呼吁各国政府采取行动外,声明还要求各国政府更新和加强“国家自主贡献”(NDCs),并注重实施;制定和交流长期减排战略;对碳进行有意义的定价;逐步取消化石燃料补贴;并承诺实施“气候相关财务披露工作小组”(TCFD)的建议。

幸运的是,有许多金融工具可以辅助对可持续城市的优先投资,并有助于加速低碳和弹性增长。全球不动产可持续发展指数(GRESB) 是一个国际可持续发展基准组织,为投资者提供基础设施评估,允许投资基金和投资管理人员对多种环境、社会和治理因素进行比较。

上述 TCFD 建议为金融机构确定、报告和管理对其投资组合具有重大财务意义的物理气候变化和低碳过渡风险提供了一个框架。目前,欧盟委员会已成立了“可持续金融技术专家组”(TEG),纳入欧盟法规,协助开发一个分类系统,确定经济活动是否具有环境可持续性(“分类法”),制定欧盟绿色债券标准和低碳投资战略基准,以及为改善公司披露气候相关信息提供指导。虽然由此产生的授权仅适用于欧洲金融机构和监管机构,但调查结果(尤其是分类法)将提供一个可在全球应用的指导和标准化水平。许多其他金融机构已经创建了评估其资本与实现可持续发展目标之间关系的流程,比如荷兰国家银行和一些荷兰投资者开展的工作。

应对气候变化以及其他环境和社会压力的不作为有可能给企业和社会增加巨大的成本,但也为企业和金融机构创造新的绿色增长和价值创造战略提供了机会。纠正阻碍低碳和有复原力城市投资的众多市场和监管失误是一项重大任务。目前出现了一些振奋人心的迹象,即在主要金融部门组织内,投资决策的质量和与更广泛的社会和环境目标的一致性正在提高。政府可以通过改进这些决策所依据的政策和治理基础来大幅度影响融资的数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