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力于人人共享的可持续城市和人居环境
GFHS
联合国经社理事会特别咨商地位
首页>>正文
我们离不堵的城市有多远
来源:吕海峰 | 作者:gfhsforum | 发布时间: 2017-12-15 | 67 次浏览 | 分享到:

——面向2035,规划我们需要的城市



 ▲全球人居环境论坛 (GFHS) 秘书长、美好城市研究院院长吕海峰


      进入21世纪,不到十年,中国就一跃成为世界轿车产销量第一的大国。汽车已从昔日可望而不可即的奢侈品转眼驶入大江南北每一座城镇的寻常百姓之家,成为普通的代步工具,而拥堵、停车难和空气污染也成为许多大小城市的家常便饭和挥之不去的城市顽疾。尽管地方政府采取了很多措施,如投巨资建设道路桥梁,压缩自行车道和行人空间以拓宽机动车道,车辆限购、限行,修地铁等,但都跟不上车辆增长的速度,问题似乎很难从根本上解决。


 
▲按照范例新城标准理念,未来城市应该像一棵树


      当前许多国内城市正在编制面向2035的城市总体规划,征求市民和专家意见。如深圳市政府就已经连续举办了八场面向市民的规划咨询会议,我也应邀参加并做了发言。这种参与式的规划过程值得肯定。我认为,抓住交通拥堵这个城市治理中的顽症,在全球向可持续发展全面转型和中国迈向新征程的大背景下,重新审视和破解以往城市规划建设和运营的弊端,从新的高度和更宽的视野,用更综合的方法和参与式的流程制定城市总体规划,从根本上解决城市交通和出行问题。开启一个更加公平、安全、可持续的、我们更需要的城市新时代,是一次难得的历史机遇。因此,我想结合国际国内的最新共识和趋势,结合《国际绿色范例新城标准3.0》来谈一些思路,涉及目标、策略和指标方面,供更多的政策制定者和业内人士交流参考。


▲十九大开启了中国可持续发展的新时代


      首先,我们应该明确城市发展的愿景:我们需要什么样的城市?世界城市运动提出的“我们需要的城市”(The City We Need)不同于我们想要的城市(The City We Want)。联合国《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第11条目标提出:要建设包容、安全、有弹性和可持续的城市和人居环境。“人居三”通过的《新城市议程》提出了我们对未来城市共同的愿景:使人人平等享有城市和人居环境,促进城市的包容性,确保所有居民以及他们的后代不会遭受任何形式的歧视,能够栖居和繁衍在公平的、安全的、健康的、便利的、可负担的、有弹性的以及可持续的城市和人居环境中,共享繁荣和优质生活。范例新城标准强调城市的六项基本原则是:安全、可持续性、公平、个性、繁荣和幸福。从以上三个国际性议程或倡议中我们发现,公平(包容)、安全、可持续性被提及的频率最高,是我们需要的城市的普世原则。当前以小汽车为主导的出行模式恰恰与这三个原则背道而驰。


 
▲纽约联合国总部大楼17个可持续发展目标画面


      小汽车主导的路权划分和街道利用模式,压缩了行人和骑自行车者的道路空间,低收入人群被歧视、被边缘化,有违公平(包容)原则;四处高速行驶的小汽车给街道和邻里带来了极大的安全隐患,行人特别是老人和儿童普遍缺乏安全感;汽车尾气导致了严重的空气污染、助长了雾霾的生成,威胁着市民特别是儿童的身体健康;汽车生产和使用消耗了大量的资源和能源,排放了大量的温室气体,停放占用了大量的城市空间,加剧了环境的脆弱性和能源资源紧缺的矛盾;而拥堵给上班一族身心健康和城市运营效率与经济繁荣带来的严重损害还没有被充分认识。所有这些都在威胁着市民幸福感的建立。


▲2016年10月“人居三”期间,《国际绿色范例新城(IGMC)标准3.0》在厄瓜多尔首都基多市发布


      从策略上讲,大医治未病。预防和解决交通拥堵必须从源头入手,采用综合方法,防患于未然,化疾于无形,不能头痛医头、脚痛医脚。首先,交通问题实质上是一个城市形态和功能布局问题。在城市功能布局和土地利用上要划定城市增长边界,防止城市无序蔓延,要坚持紧凑型、多中心、公交导向型发展模式,防止公共服务资源过度集中在一个核心区,缩短通勤距离,方便公交出行;促进商用和居住混合用途规划,实现产城融合,职住平衡;社区邻里开发优先考虑在建成区选址进行填充式开发或旧城更新,要规划建设10分钟生活圈,减少对机动化出行的依赖。范例新城标准有几个指标可供参考:城市足迹年增长率< 3%;建成区人口密度≥10000人/平方公里,市中心区人口密度≥15000人/平方公里;距轨道交通站500-800米范围内的容积率至少比该地区平均水平高出50%;距离公交站800米范围内人口数量和工作机会的比例分别>60%和>70%;在任何邻里或社区,用于经济用途的建筑比例>40%,单一功能的街区比例< 10%。


▲此图显示的是在纽约的任何位置到上班地点 30 分钟通勤时间内的就业机会数量。蓝色区域表明在 30 分钟通勤时间内该地区拥有不到 2 万个工作岗位,表明存在较高的失业率和贫困度,而最红的地区在 30 分钟通勤时间内拥有 150 万个就业机会,呈现较高的集聚经济,同时提供给居民更多的其它机会。不同层次的工作地点可达性与公交线路的数量和配置有很大的关系。


      其次,要提高街道等开放空间的占地面积,提高路网密度,规划设计边长约100米的较小街区取代超级街区。“密路网、小街区、开放社区”理念也被2015年举行的中央城市工作会议所倡导。要改造和升级现有的超级街区,限制新建封闭的社区,开放的街区可确保公众的可达性和步行性;建设连接完整的步行道和自行车道网络,让小汽车和行人与自行车公平地分享路权;除了高速公路和农村道路外,所有的道路都应该有适当的人行道;风靡全国的共享单车为骑行提供了极大的便利,滞后的慢行系统亟待提升完善方能适应骑行需求;步行系统、建筑入口和公共设施(包括卫生间)都要规划建设残疾人无障碍设施,提高残疾人可达性;设定建筑的最大后退而不是最小后退,较少的后退促进了建筑物与人行道所代表的公共领域之间的联系;精心设计利用临街空间,把街道建设成民众的生活空间,以人为本,让街道更有活力、更宜人。国内城市街道占地比例偏低,路网密度特别是支路密度严重不足,导致毛细血管不畅,拥堵加剧。范例新城标准推荐的指标可供参考:用于街道网络(包括停车)的土地面积比例≥30%;每平方公里的街道长度≥18公里,每平方公里的道路交叉口≥80个;街区大小应该多样化,为数不多的大街区应该是公共建筑,90%的街区面积≤2公顷,70%的街区≤1.5公顷,工业区例外;建成区每平方公里至少应该有10公里长的专用联通的人行道和10公里长专用联通的自行车道等。
 


▲以上三个街区10 分钟与20 分钟内可到达的工作岗位数(资料来源:世界银行)


 
▲范例新城标准推荐的1平方公里内的街道网络模型


      第三,因地制宜、量力而行,优先大力发展公共交通,提高公交的可达性、实用性和可负担性。实行跨部门、跨行业、跨地域的综合规划;交通规划必须和城市规划、土地利用规划、低碳生态规划、产业规划协调一致进行,实现相互匹配支持的协同效应;根据城市规模、人口增长预期与财力,因地制宜、量力而行发展公共汽车、BRT或轨道交通等公交设施,建立适足高效的公交网络,车站和车辆都要有残疾人乘车设施;换乘站点搭配自行车设施,促进多模式出行方式的无缝接驳和便利换乘,大容量公交站点上面及周围进行高标准、高密度综合商业开发;发展智能交通管理技术,鼓励拼车和汽车共享,规范管理共享交通工具;因地制宜制定拥堵收费和停车需求管理制度,错峰出行,消减高峰需求,提高道路和停车设施利用效率等。范例新城标准推荐的指标可供参考:人均私家车拥有量<0.3;使用公共交通的上班族比例≥50%,使用公共交通、共享汽车、拼车、骑自行车或步行的上班族比例合计≥80%;平均通勤时间≤40分钟等。


▲上海地铁早高峰


 
▲风靡中国的共享单车


      第四、尊崇绿色出行,促进行为改变。2035的城市是以人为本、人人共建、人人共享的城市。生活和消费方式决定和引领着生产模式和城市公共服务的供给。城镇人每周多吃一天素食、少开一天车对于绿化我们的城市乃至这个星球会产生意想不到的效果。《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目标12提出:确保可持续的消费和生产模式。据参与讨论这一目标的联合国官员讲,把“消费”放在“生产”之前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崇尚绿色健康的出行和生活方式,返璞归真,由繁入简,把自己的行为和关爱他人、造福子孙后代、唤回蓝天碧水联系起来可以让人更积极、更快乐,也更能感受到生活本来的意义。从遏制肥胖、健康身体、降低开支、减少空气污染、促进邻里社交等方面,绿色出行也具有实实在在的益处,是一种利己利人、受人尊重的时尚生活方式,更重要的是这种日渐普及的活法所产生的蝴蝶效应可以极大地影响政府和企业的决策,从而改变这个世界当前不可持续的生产模式,最终改善环境和生活质量,实现全社会绿色转型。在绿色出行方面,政府官员和社会知名人士的表率作用会带动更多市民的参与和仿效,能产生意想不到的效果。范例新城在这方面的部分指标可供参考:逐步实现人均年二氧化碳排放量≤2吨;私家车每天行驶里程(公里)≤30公里;人均每周锻炼身体的次数≥3次,每次持续时间≥30分钟等。
 


▲波哥大自行车道项目已经有40年历史,每年有64天节假日,107公里长的城市道路向汽车关闭,而向骑自行车或步行的人开放,这些绿色出行者每天达140万。


 
▲哥本哈根的人口密度和工作岗位数与交通便利度具有一致性 (资料来源:伦敦政经学院国际中心)



 ▲哥本哈根经济增长与碳排放量的脱钩 (资料来源:伦敦政经学院国际中心)


      以上四条策略与措施是被全球知名的可持续城市所验证的成功经验,如哥本哈根,伦敦、斯德哥尔摩、纽约、波特兰、香港、新加坡、库里蒂巴等,他们在城市规划发展、交通出行、应对气候变化和提升幸福指数方面都走在了全球前列,具有普遍的示范意义和参考价值。值得称道的是,哥本哈根和香港还率先实现了经济发展和碳排放脱钩的目标。这些策略和措施的综合实施对提升城市可持续性和市民幸福感、促进经济繁荣往往具有倍增效应,期待能够为规划建设我们需要的城市提供有益的借鉴,更期待中国的新型城镇化能为世界可持续城镇化和《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及《新城市议程》的落实作出更大的贡献。



知识链接:国际绿色范例新城倡议




  
 

      城市可持续发展面临着巨大的挑战和机遇,区域和地方的需求也不断变化,呈现多样性。“国际绿色范例新城倡议”(以下简称IGMC倡议)旨在以IGMC 标准3.0 作为一种评估和指导可持续城市发展的、先进的规划工具,通过提供创新概念、综合战略和方法、监测认证系统和解决方案,包括建设IGMC试点,进一步促进城市规划、投资、开发、运营和管理的方式向可持续发展转变,并为全球前瞻性的地方政府、企业及利益相关者提供一个共享的对话交流与合作平台,推动在地区层面实施《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和《新城市议程》,实现人人共享的、安全、包容、繁荣的可持续城市和人居环境。



加入IGMC倡议的益处


● 通过IGMC标准制定带有测量目标的行动计划和政策选项;
● 评估诊断建成的城市,帮助城市管理者更有效地管理其城市、人口和资源;
● 评估诊断处于规划设计阶段的项目,识别不足之处和改进机会,规避风险,提高投资效益;
● 进入IGMC数据系统,和同类比较学习;
● 通过培训、研讨会和活动加强能力建设,获得专业资讯;
● 获得以需求为导向的解决方案和互动性的咨询服务,应对挑战和差距;
● 根据情况实施IGMC试点项目,示范绿色转型;
● 建设新型伙伴关系;
● 提升品牌价值和使商业机会最大化。

上一篇: